华易彩票
  所属栏目:開灤曆史 2016-03-24 浏览次数:6755

华易彩票

 

唐山解放後,開灤進入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代表監督扶植時期。1949年7月13日,華北人民政府、中國人民解放軍華北軍區派駐開灤總軍事代表,成立開灤總軍事代表辦事處,並對礦區各礦、天津總局機關、秦皇島經理處等地設立“聯絡組”,統一監督協調開灤全局的工作。在此時期,開灤經濟狀況十分困難,成本高,虧損大,沒有周轉資金,長期拖欠職工工資,礦工生活十分困難。面對這樣的困難局面,在開灤軍代表的監督支持下,采取了由國家發放大批貸款、糧食和其它物資,允許開灤單獨辦理出口外國銷煤營業,開灤煤南運上海、青島不征出口稅等措施幫助開灤渡過難關。同時,開灤自身在縮減企業開支,改進企業管理,改革臃腫重疊的管理機構等方面急需進行根本性的運作。

開灤軍代表時期案卷011中記載,王金生,真名劉寶鑫,字敬一,家住天津十區沙市道福林裏八號。任職于開灤礦務總局會計部。

王金生先後通過人民日報社會服務組寫給總軍事代表徐達本兩封公開信,因爲檔案中的第一封公開信遺失了後半部,所以不清楚第一封公開信的確切日期,但通過公開信和案卷中其他文件的內容推斷,第一封公開信應該在1949年的6月份前後,第二封公開信寫于同年11月21日。

公開信誠懇表達了開灤部分改革人士關注企業發展、迫切希望改革不合理現狀的心情和決心,並對當時開灤總局的現狀、急待解決的問題、具體的改革措施等提出了具體的建議和方案。

信中開頭寫道:“今日開灤面臨十分嚴重之危機,無可諱言。有關各方求治之心,皆感急切。總軍事代表團、工會、開灤三方,將聯合組織委員會,商討關于整頓開灤各方面的事宜。在此時機,提出建議……要整頓開灤事非輕易,千緒萬端,恐非短期內所能竣事。務須集群衆之力量,作缜密之計劃,徹底鏟除惡習及不良制度,重新建立合理的管理方法及新的服務精神,團結一致,奮勇前進,定可獲得輝煌之業績。”提出了整頓的共同目標爲“發展生産,繁榮經濟,公私兼顧,勞資兩利”。則“目標既同,志趣合一,故宜以融洽的精神,坦白公正,無虛僞的態度,無遺留余地盡量交換意見,群策群力,商定大計”。並堅稱“我等非爲開灤而整頓開灤,乃爲國計民生而整頓開灤!”

檔案中保存的公開信丟失了一部分,所以我們現在僅能看到組織、待遇和醫療等方面的建議。

關于組織方面的建議共有九條。其中涉及礦務總局遷移到唐山的問題。信中說“建議總局遷移唐山,在天津僅設經理處,在總局及礦區性質相似的部門互相合並,簡化機構。對開灤全部機構而言,其最主要部分當屬于擔負生産責任之礦區,而現在居領導指揮責任之總局,則遙駐于離礦區二百數十裏之天津。是以礦區每月有事故發生,往返請示既費時間又誤時機,即以例行公事而言,辄書信往還,不能當面口頭解決。人工文具之浪費于此者,不知凡幾。行政效率亦因之減低。……開灤之最高當局,能日處于生産區域,興數萬之生産工人職員朝夕相處,定能與各方面不發生脫節情形,于例行公事及特別事故可以應付自如,爲迅速有效,決非遙遠指揮之可比。”

王金生建議在天津設立經理處,其理由是“天津爲華北重要工業區及海口之一,政府機關及經濟機構設立于此者不少,當然不能忽視此點,故擬在天津設立一較大規模之經理處,以與各政府機關經濟機構接洽事宜及辦理購料售煤等事。其需要人員(煤廠職工除外不計)據初步估計,有現在總局人員人數之十分之一二即可敷用。”

關于組織機構人員設置現狀,王金生認爲“總局中之主要部分爲會計部,總務部,産業人事部,業務部,采購部等。在礦區亦有兩樣之部分,規模上雖有大小之不同,但在性質上大同小異。如能將同樣性質或重複性的部分,合並一起,人事方面,自可減省。此則非言總局或礦區同性質之部分之人員可以完全減去;若兩處同性質部分合並後,必可發現多多少少之敷余冗員。此種冗員可以減去也。”

對于礦務總局遷到唐山後的機構組織框架,王金生以畫圖示之:

他從幾個方面對組織機構圖進行了詳細的分析說明,如“生産與計劃分成兩部,不使混合,各就其責職,專心工作,可收分工合作之效……生産部如有新問題或工程上需要新設備、新方法,則交計劃部研究設計。反之,計劃部如有所見京可提出問題,向生産部索取研究資料而向其提出意見及計劃。故此兩部須相互間保持密切之聯系,而同時與各礦礦長京須保持不斷之聯絡予以指示”等。

他提出了撤消教育處的建議。信中稱:“開灤教育處的組織及範圍已極形龐大,似已超過私營機構經營之能力。開灤所設之中小學校二十余所,學生一萬余人,工人教職員六百余人,在冀東教育界中占很重要之地位。開灤對此龐大數目之學生,實負有艱巨之責任,稍有不慎辄易引起誤會或嚴重錯誤……”“故不如完全由政府接管,既可免去現在政府與開灤雙方管理之繁,亦可改由政府直接管理各學校教職員及學生精神之振作及避免行政舛誤之效。至于現在學校産業之處理及政府接管後經費之籌措等問題,當再從長計議。”

關于待遇方面的建議,王金生認爲職員的薪金過高,職員與工人的薪金差額太大,對降低各級職員的薪金提出了具體的計算方法,“除工人薪給暫不予調整仍保持原有工資外,其余各級職員(外籍職員之有特殊合同關系者另議)均按有關辦法遞減其月薪。”其具體計算方法保證了“低薪給者可以不受影響或少受影響,而高薪給者,其遞減程度累進增加。是則已往各級薪給過度差別之不良現象,可以顯著改進而趨于合理化……”。在各級工人職員的煤斤津貼方面的建議是停止發放,認爲“發給煤斤需精密的記工、填寫煤條、分發煤條及支發煤斤等工作,耗費人力物力。”對發給工人職員的面粉建議是折成現錢並入工資,“發放面粉同樣需要購買、貯存面粉等環節,耗費人力物力,”將煤斤津貼、面粉拆成現金有利于行政管理,並對如何折成現金,提出了具體的計算方法。

關于醫療方面的建議,提出了“……工人職員之妻及子女年未滿十八歲者醫藥按三分之一收費,年滿十八歲或以上者照現行辦法收取全費”“工人職員之父母按三分之二收費”“除有特殊原因外,稀貴藥品及補身藥品概須病者自備或由開灤醫院供給,按市價收取藥費”“在有開灤醫院之處所,傷病者限定僅能在開灤醫院治療,其須往其他醫院或醫生治療者,醫藥費概須自付……”

公開信由人民日報社社會服務組于1949年12月5日轉到徐達本手中後,12月31日徐達本批示:“……裏面提供了很多材料,可做參考去調查了解一下,並可找該人談談,征詢其是否尚有其他意見,並考慮其意見的由來及真實性,情形如何望即報告是盼!”

不久,開灤在全局範圍內開始了大規模的調查和調整,利用各種形式廣泛聽取各層人士的意見,調查研究原開灤機構設置情況和改進方案,以及對編余人員遣散費發放辦法等,很快天津河東廠、總局營業部、塘沽經理處、上海事務所、總局會計部、天津營業部廠務組等單位、部門也都分別提交了自各的統計情況、待遇調查以及改革意見、方法等。最後由勞資協商會議(由勞資雙方各出代表11人組成,由勞資雙方各出代表3人組織常設委員會)協議,形成了整編機構方案。

1950年8月,開灤實行了新的整編機構方案,對原開灤舊機構進行了重大調整。一是原礦務總局機關由天津遷到唐山原礦區辦公大樓。二是原礦務總局各部門與唐山礦區各部門相互重疊的合並,不相重疊的必要的保留不需要的減去,精減人員,組成總局與礦區一體的機構,減少了一個層次的管理機構。三是改變了當時的營業方式:由完全自産自銷,改爲國內由煤建公司經營,僅國外出口銷煤由開灤獨立經營,並在天津設立辦事處,主要負責國外銷售及國內一些重點戶用煤銷售。另外,在上海、北京、塘沽由經理處改設事務所,以維持原來營業的聯系。四是各礦廠組織機構相應也進行了調整。

通過這次機構整頓縮編,在天津、塘沽、北京、上海的開灤職工大爲減少。據1950年10月10日統計,天津原有職工1331人,解雇和離職者爲1068人,留用和調唐的263人,塘沽原有職工253人,解雇213人,留用40人;北京原有職員30人,解雇17人,留用和調唐的13人;上海原有職員79人,解雇68人,留用和調唐的11人。解雇人員經過反複征求職工群衆意見和個人具體條件,按照工作需要而確定。對解雇人員根據年齡、工齡、原工薪情況,給予一定的解雇金,還分別給予年老補助金、回家假津貼等,總計發放202778.79折實單位、13507袋面粉、2146.8噸煤斤,合計舊人民幣2213203272元。同時,對解雇人員根據個人條件和志願,幫助聯系介紹到國家機關、企事業單位安排工作,以各得其所。

1952年5月國家代管開灤,在這次整編機構的基礎上,成立了開灤煤礦總管理處,總處機關設各有關處室,處室下設科,各礦廠也相應設立有關科室,采掘開生産基層成立區的建制。1953年後,礦區以外的原開灤機構單位撤消或劃歸當地人民政府、國家交通部門等。再以後的機構變動,均是在開灤煤礦總管理處機構單位的基礎上而變更增減的。

王金生是一名普通的開灤老員工,憑著對企業強烈的責任心,以及對開灤生産經營的研究,提出了相當有價值的建議,體現了他作爲一名企業員工的主人翁意識和責任感。正像他自己說的“我等非爲開灤而整頓開灤,乃爲國計民生而整頓開灤”。他的許多意見建議被采納,體現了開灤管理層的開明、民主和務實的作風。

(趙秀玲)

 
 
版权所有:开滦(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公安機關備案號:13020202000266

冀ICP備05011301號-1

營業執照